3分排列3

                                                            来源:3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14 21:34:14

                                                            三、后冷战阶段的金融资本竞争

                                                            今天,当中国再度面临相当于是一次新冷战的挑战时,是不是有可能继续借鉴毛泽东当年创立的三个世界理论体系呢?我一开始讲新冷战的意识形态非理性,其实对他们来说很多选项和策略是很理性、很有针对性的。

                                                            比如,朝鲜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并公开宣称拥有核武器和洲际导弹后,特朗普不敢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这就是朝鲜对美国的核威慑取得成功。

                                                            但是在两个核大国之间,根据60年代发展起来的“第二波”核威慑理论,或者叫“黄金时代”的核威慑理论,虽然拥有少量核武器就可以阻止对方的军事冒险,但对于美苏而言却不能满足于此,因为他们的核威慑的目标是压倒对手,当时的核威慑理论研究认为,核实力与威慑力正相关,所以核武器越多,威慑力越大,如果你威慑力够大,对手即使遭到你的第一波打击,它可能慑于你后续的打击能力,而放弃核反击,承认失败。

                                                            今天,当我们遇到新冷战的时候,因为国内大多数的官员,包括政治家,都没有经历过老冷战,没有这个经验过程,当然也很少有人再去学习了解毛泽东当年化解老冷战对中国的打压而提出的三个世界理论体系。

                                                            在双方核威慑如此剑拔弩张的情况下,国际关系专家们也对核威慑理论进行了更深入的讨论。

                                                            其实美军一线军官比美军高层官老爷们更早感受到中国导弹的常规威慑力,毕竟打起来他们是第一批送命的啊。那2015年,中美南海对峙后,美国两位驱逐舰舰长就写了一份报告提交给当时坐镇东京的太平洋司令,那个曾差点挑起中美冲突的哈里·哈里斯,着重分析了中国精确制导的弹道导弹能在3分钟左右时间内,把东京市区内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指挥大楼,哈里斯的办公室给扬了……

                                                            四、老冷战时期中国的应对经验

                                                            当然,我们也得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中央早就提出了要准备过三年紧日子。如果这个挑战,我们既没有思想上的反思,也没有行动上的安排,更无战略调整,那恐怕三年紧日子打不住,也许十年八年,甚至更长。别忘了,1950年被美国人封锁的时候,1960年被苏联硬脱钩封锁的时候,中国曾经有过10年紧日子。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全民贫困,都是被动的实现了对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的硬脱钩,并不是说中国人一定自己要想去承受这些困难,而是你再怎么想跟,人家把你开除了。所以去中国化,这些事我们不是今天才遇到,上一代人,像我这个年龄的人,1960年代都经历过了,直到1970年代以后才逐渐好点。其实这一代人,你们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经历过,像70后你们应该经历过1989年的美国制裁。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金融衍生品交易成为一个重要的吸纳货币的领域,金融资本的增长速度犹如脱缰野马。从那时起,这个世界的经济增长就以所谓的交易增加值来作为其增长的主要部分,这在GDP的统计方式中体现得很明显。在此背景下,原来“一个世界两个体系”中的苏联东欧体系,因为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是严厉批判金融资本的寄生性、腐朽性和垂死性,因此苏联东欧体系是没有进入货币化的,经互会体系一直坚持实体经济的换货贸易。这个体系主要以物易物,所以货币并不起一般商品交换的中间作用,更不可能发展出金融资本及衍生品交易。如果按照GDP的统计方式,其中主要是统计交易的增加值,那么当然整个苏联东欧的经济增长量看起来很低,甚至在生产过剩时期是下降的。而美国因为货币大量增发,金融衍生品交易膨胀,GDP增长速度越来越快,增量也就越来越大。